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页

作品:原配宝典|作者:寒武记|分类:恐怖灵异|更新:2019-11-09 13:52:40|下载:原配宝典TXT下载
  [穿越重生]《原配宝典》作者:寒武记【完结 番外】

  内容简介:

  非穿越非重生的本土女主杜恒霜机缘巧合,从流光镜里看见了自己曾经被穿越女穿越过的无比悲催的那一世,痛定思痛之下,决定和这些妖孽抗争到底!

  问题是,她这一世终于躲过被穿越的命运,但是那穿越女咋又重生了捏?!

  杜恒霜淡定表示:管你是重生穿越,还是穿越重生,总之想要抢夺我的幸福人生,来一个灭一个,来两个灭一双!

  (PS:本文架空隋唐)

  第一卷 妾发初覆额

  为什么写原配

  看了简介大家都知道,这个文的女主,既不是重生,也不是穿越,但是男配女配还是重生穿越各种都有,笑……

  女主的身份,是婚姻关系里面的原配正室。以前也有很多文,为了给“真爱”开路,原配被各种黑,各种死。然后大家开始反感,就和现在流行的女配文一样,于是也有了一些原配重生的文,来为上一世的原配找回场子,或者说是打抱不平吧。

  某寒自己的第二本古言《重生空间守则》,其实也是这一种套路,不过那个原配不是重生到自己身上,而是重生到同时代的另一个少女身上,还是在自己生活过的时代,这样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现世报吧。

  《重生空间守则》之后,也过了一年多了,某寒又看见了一些事,想了一些问题,后来就开始琢磨,婚姻出现了问题,原配被各种黑被各种死的时候,为什么要重生才能解决问题?为什么原配不能一直活着,做她自己,用她自己的力量,跟破坏她婚姻家庭的各种因素做斗争?当然这里的因素,有外因也有内因,不能一概而论。

  跟男人一起成长的原配,很多时候被当做是费力不讨好的活儿。越来越多的人争当后来者,坐享其成,就是不再愿意做男人的第一个妻子,也就是原配。

  但是,原配这个位置,真的有那么糟糕吗?

  那些被丈夫一心一意对待的原配,那些承过无数宠妃都没有尝过的盛宠的皇后,都被隐藏在无数既嫉妒,又愤恨的目光里。

  在野史和小言里,原配和皇后们永远只是一个布景板,是别人真爱的绊脚石。

  好像男人不反感自己的原配,就不足以表达对后来者的真爱。同时皇帝不冷落自己的皇后,简直都不配出现在小言故事当中做皇帝。

  但是翻开正史,无数男人的荣耀都归于原配。就算是皇室,也不乏最爱皇后,甚至只爱皇后的皇帝。

  所谓青史留名,也就是如此吧。

  所以俺释然了,俺从史书中扒拉出无数成功的原配,和独宠的皇后的事迹,构思了这一本《原配宝典》。

  说实话,(嗯,肯定会被砸的),某寒觉得现在很多文,把爱情神化了。爱情这个东西,真的不难得到的,难的是,你得到了,能保鲜多久的问题。

  相爱是一种缘分,相守是一门学问。

  就跟婚姻一样,结婚其实不难,难的是,你的婚姻状况能保持多久。

  很多妹纸不肯踏入婚姻,估计也是对这一点很忐忑不安吧。

  婚姻需要爱情作为坚实的基础,但是一个成功的婚姻绝对不是只有爱情就够了的。

  幸福需要经营,天长地久的幸福更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。

  童话里,王子公主结婚之后,故事就结束了。

  但是现实里,王子公主结婚之后,故事才开始。

  这个《原配宝典》,就是讲述一个婚姻里的故事,讲述今生有错今生改,今世有仇今世报的故事。男主女主都是古代本土,而男配女配却有穿越重生这些金手指,视角看起来还是比较有意思的。

  这是在一个大历史背景下的古代言情故事,架空的是某寒最热爱的隋末唐初那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。

  某寒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写好它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故事,支持某寒的创作热情。

  第001章 抓周(上)

  大周昌业元年,是大周德祯皇帝登基的第一年。

  经历过先帝连年征讨高句丽的战端,再加上前些年淮河决堤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患几乎遍及半个大周国土,大周上下很是过了数年艰难困苦的日子。

  好在新帝终于继位了。

  新帝德祯皇帝其实从五年前,先帝病卧在床的时候,就以皇太子身份监国。那时候,他力排众议,将大周的军队从高句丽撤回,从而结束了数年征伐,却不能将一个小小的高句丽拿下的窘境,开始在国内推行宽政,休养生息。

  这五年间,天公作美,风调雨顺,衰败的国力一时蒸蒸日上。

  去年年底的时候,在病床上拖了五年的先帝咽下最后一口气,监国的皇太子终于登基了。

  全大周的臣民也松了一口气。——换了德祯帝,肯定是不一样了吧?

  五月的一天上午,天气晴好,阳光正暖,大周京城长安城外一条宽阔的骡马驿道上,一行十八骑高头大马,在驿道上狂奔不已,溅起一道道烟尘,惹得两旁行人道上的行人慌忙避让不休。

  “这是谁家的大马?好生气派!”

  路人指着那已经渐渐远去的那群人好奇地问道。

  有人见多识广,忙给不知道的人炫耀自己的博识: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?我可认识那马上的人。那领头的人,是我们长安城两大盐商之一的杜先诚杜员外。去年冬天一场暴雪,将京城内外压塌无数房舍,是这位杜员外和他的同袍萧员外共同起头,在城外设粥棚,活人无数。连圣上都感念他们的善举,特赐他们‘员外’的闲职。不然两个盐商,哪里能称员外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