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页

作品:铁十字|作者:月影梧桐|分类:架空历史_男频|更新:2019-10-14 12:05:47|下载:铁十字TXT下载
  《铁十字》作者:月影梧桐

  内容简介:

  一位德国军事学家穿越到了1942年的二战,开始挽救帝国狂澜于既倒的历程……

  第一卷 狂澜:帝国的危机

  序幕:重返德军总部

  2012年8月21日,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山脉。

  佩戴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弗里德里希·冯·霍夫曼先生(Friedrich von Hoffmann)正站在平台上向远处眺望。

  这个日子对他来说具有特殊意义,他的祖父,老霍夫曼曾经是第三帝国统帅部一位中校参谋,不幸在1942年8月21日遭遇车祸身亡,而他服役的最后地点正是鹰巢旧址——帝国大本营所在。

  他佩戴的骑士铁十字勋章也是祖父留下来的遗物。

  霍夫曼家族虽然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出过好几位名人,但到20世纪,除老霍夫曼担任第三帝国国防军中校外,没有其他可炫耀的历史,这枚骑士铁十字勋章是唯一让人值得的骄傲。即便在战后家庭最困难的时候,父亲也一直珍藏着,而不是像很多家庭一样拿去换钱。

  每年8月21日,父亲都会将珍藏许久的勋章擦拭一新并佩戴起来,带着全家到鹰巢旧址凭吊。父亲去世后就是霍夫曼带着全家人来了。不巧的是,这次出发之前儿子忽然患了肺炎,妻子只能留在汉堡老家照顾儿子,霍夫曼只能孤身前来。

  受老霍夫曼的影响,霍夫曼在博士毕业后加入德国国防军,致力于研究二战历史与军事战略,年过不惑的他在该领域获得了极大成绩,在军界和二战史学界享有盛誉,同时还担任过多部二战游戏和战争影片的历史顾问,在著名的《钢铁雄心》系列游戏中一直是专家组首席成员。

  战后的鹰巢已被改造为德国第一山度假区,除武备被悉数拆除外,其他设施与摆设一概与70年前无异。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前来参观,夕阳西下,牵挂儿子病情的霍夫曼决定结束凭吊,连夜返回汉堡。

  电梯仍然是70年前架设的那一部,一部足可容纳53人同时乘坐的大家伙。虽饱经风霜,但得益于德国制造的良好品质与工程处的精心维护,依然能正常使用。

  电梯里人不多,站在霍夫曼旁边同样是一个佩戴铁十字勋章的小伙子,不过一看就知道21世纪打造的仿制品,见对方目不转睛盯着自己领口那枚真家伙,霍夫曼笑了笑,不以为意。

  电梯在匀速下降,再过几十秒就可以到达地面。但突然间,霍夫曼感觉电梯在急速下降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电梯里变成一片漆黑。

  “啊!”在绝望的尖叫中,一声巨响,霍夫曼感觉自己被震了起来,然后失去了自觉……

  全德各大报纸以头版头条介绍了鹰巢遗址发生的这次事故:总共计有7人死亡,1人失踪,当地警察局已经承诺,尽快寻找失踪者的下落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失去知觉的霍夫曼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亮光,他竭力想睁开眼睛看,但眼皮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。浑浑噩噩中,一位身着原野灰国防军军服的人向他走来。

  “孩子……”亲切的声音,和蔼的面容,外貌看上去有点像父亲,但霍夫曼知道肯定不是——父亲从未服过兵役,更不必说身着第三帝国时期军服的样子。

  这样子倒是有点像祖父。

  难道自己已到了天堂?

  “孩子,你一个幸运儿,上帝保佑,如果没有这枚铁十字勋章,你原本要入天堂的,但你又是一个最不幸的,因为你即将面对的是一个如此棘手与困难的帝国……”

  棘手?

  困难?

  帝国?

  霍夫曼脑海里盘旋着无数问号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还没等他想明白,环绕在祖父身上的圣光已经消失,老霍夫曼化为空气中一缕淡淡的青烟逐渐退去。

  霍夫曼一惊,浑身似乎有了不一样的力量,他猛然睁开眼睛,竭力想伸出手去抓住对方。

  第001章 元首醒了

  “哐啷”一声,是杯子砸在地上的清脆声,霍夫曼醒了,发现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床上,哪还有祖父的影踪?刚才一伸手只是碰掉了床头柜上的杯子。

  这是什么地方?他警惕地打量着四周,难道自己被送到了医院?但周边布置并不像病房,倒有点像鹰巢里的房子。他挣扎了一下,身上并无明显的不适感。

  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,一个匆匆进来、身着白大褂的男子发出了惊喜的声音:“元首?您终于醒过来了?”

  “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霍夫曼警惕地打量着对方。

  “元首?我是莫雷尔啊,我是您最忠诚的医生……”身着白大褂的男子显然没料到这番问话,连连为自己解释。

  “你在叫我什么……”

  “元首!”

  天呐!

  元首!

  霍夫曼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手感和以往大不相同,再看看自己的手,感觉也有异样,更要命的是,他居然还用手背感触到鼻翼下浓密的胡须——他可从来不蓄须的。

  霍夫曼挣扎着坐立起来:“扶我去照镜子。”

  话一出口,他心里更是吃惊,这绝不是他日常说话的音调。

  莫雷尔医生很诧异“元首”的要求,但多年来惟命是从已让他养成了条件反射,他轻手轻脚地将“元首”搀扶到衣柜穿衣镜面前。